还是搞骨科最快乐!!我来了!!!


【幽男指】Kiss from a Rose

BGM:肖邦钢琴曲op.27降D大调第八号夜曲&op.32降A大调夜曲

R15,吻(x)射


让我来试试石墨→点这里

【幽男指】战后补给

幽桐×男指
野外,含dirty talk
已交往设定,轮回突破时间前进
觉醒幽桐好A!!!

不冒险了,各位请直接走外链

【幽指】神明的休息日

幽桐×女指挥使

 
 

小甜饼,流水账

 
 

***

 
 

上午九时十分,幽桐刚好到达指挥使房间的门前。

 
 

在中央庭早会超过开始时间的三分钟后,晏华察觉到不妥于是吩咐了首席神器使的幽桐去看看指挥使的情况,幽桐本来也在担心,二话不说就走出中央庭朝宿舍的方向去。

 
 

今天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吹拂着温暖宜人的柔和春风,在枝叶摇摆的自然乐曲中,响了几下利落的敲门声。

 
 

“指挥使?你在吗?门好像没锁,我可以进来吗?”

 
 

幽桐仔细留意房间里的动静,似乎听到某些物体落地的声音,他焦急地压下门把推开门,首先看到的是一手扶着头一手扶着墙的指挥使,已经顾不上身上的睡衣怎么歪,似乎快要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扶墙也像是无用之举,摇摇欲坠。

 
 

幽桐在玄关随意地把鞋子踢掉,上前把指挥使抱入怀里,用额头抵着额头的方式测量体温,果然是发烧了。

 
 

“抱歉……我……好像睡过头了……”

 
 

指挥使抓着幽桐的手臂想要站直,下一秒就被幽桐横抱起来,“你发烧了,我帮你向晏华请一天假

 
 

,你先好好休息养病,知道吗?”他把人轻轻放床上,盖好被子,然而对方似乎不想顺从:“不……不行……我要是宅了一天的话,会灭世的。”

 
 

指挥使的眼神已经迷迷糊糊,大脑一片混沌也不忘记自己的使命,刚抬起的手就被幽桐收回被窝里。

 
 

“世界不会那么容易毁灭,神明也有星期天作为休息日,更何况指挥使只是一个人类呢。”

 
 

“我就是……神明啊……神明偷懒了的话,世界就会走向毁灭……”

 
 

幽桐轻轻地笑了,发烧了的指挥使胡言乱语得像说梦话一样可爱,忍不住要抓弄一下,“听说在脖子上围着大葱感冒就会好,要不指挥使戴着大葱去中央庭吧?”

 
 

然而指挥使也不是烧坏了脑子,说着不要大葱接着就是一句幽桐欺负病人。幽桐摸了摸指挥使的头,起身走到书架前找出医药箱,拿出里面的电子体温计,靠近指挥使的耳朵,体温计立刻发出警告的短促嘀声。

 
 

“38.8度,不轻不重,要去医院详细检查一下吗?”幽桐摘下了手套,用自己那相对偏凉的手抚摸着指挥使的额头,给予一些安慰性的降温。

 
 

“不去医院……我吃些退烧药就好了……”

 
 

“难道指挥使害怕打针吗?”

 
 

面对幽桐的问话,指挥使把被子拉过头,安静了下来。

 
 

幽桐微皱着眉头,无奈又想笑,虽然指挥使病了他很担心,但看到了那么多可爱的一面他又觉得高兴。

 
 

“行了不去医院,你好好休息,想吃些什么?”

 
 

指挥使闻言把头从被子里冒出来,即使由于大脑混沌而迷离的眼眸里也闪烁着光亮。

 
 

“是幽桐亲自下厨吗?”

 
 

“嗯。”

 
 

“那我想吃九大簋。”

 
 

“就算病了也那么好胃口似乎是好事,但还是先吃些容易消化的吧,等你病好了我再做九大簋。”

 
 

“……我知道你心里已经有菜单了,只要是幽桐做的我都吃。”

 
 

“选择还是有的,你要白粥、素菜粥、鱼肉粥、鸡肉粥还是豚骨粥?”

 
 

指挥使眨眨眼,想了又想,最后还是把决定权交给了幽桐,毕竟正在过热的大脑受不住选择困难症的折磨。

 
 

幽桐把指挥使一如往常的杂乱的房间简单收拾一下后便走出房间开始厨房的忙活,指挥使其实不困,但也没有力气,在病魔的攻击下意识逐渐模糊……

 
 

“轮回了那么多个周目,灵魂开始承受不住了吗……”

 
 

耳边想起了熟悉的少女的声音,指挥使想起身,但使不上力气。

 
 

“我们这边也需要休息一下了,这周目你就轻松一点吧,反正不管怎样都会毁灭的。”

 
 

“下周目可就要付出你全部的努力拯救这个世界了。”

 
 

“……使”

 
 

“指挥使?打扰你睡眠了非常抱歉,但你先吃点东西吧,给身体补充些营养。”温柔的嗓音传进耳里,指挥使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房间里,头痛欲裂,她顺着幽桐的辅助坐起来,脑里还在思考刚刚梦里听到的话。

 
 

“来,啊——”

 
 

发现嘴边出现了食物,指挥使顺应地张开嘴巴,让食物送了进去,她抿了抿嘴,味觉上的刺激令她瞬间清醒,不稀不稠绵度刚刚好的粥里充满了鸡肉的鲜甜,稀碎的清爽生菜降低了肉的油腻,让每一口都更能增加食欲。

 
 

指挥使抬头看着坐在床的幽桐,他对着汤匙上的粥轻轻吹气,随后向这边递来……

 
 

“等等!我自己吃就行了。”本来发烧脸已经有点泛红,但感觉脸又更烫了一些。

 
 

“你刚刚似乎很难受的样子,拿得稳吗?还是让我喂你吧,这是我应该做的。”

 
 

“……躺久了似乎更难受,我起来走走也好。”

 
 

幽桐像平时那样温柔地笑了笑,他从不会让别人感到难堪,待人总是如此体贴周到,只是指挥使害羞了而已。

 
 

现在他们两个是怎样的关系……指挥使自己也不清楚……好朋友的话他们很早就当上了,然而谁也没有再进一步。

 
 

幽桐绅士地为指挥使拉开椅子,看她开始坐下的时候轻轻推到适合的位置。

 
 

“粥好好吃,幽桐的厨艺太棒了。”

 
 

指挥使又吃了一口粥,感觉吞下去的不仅是搭配均衡的营养,更混合了甜滋滋的幸福,似乎厨师的心意都满满载在粥里。

 
 

“普普通通而已,指挥使能喜欢就好。”即使说出口的是谦虚的话语,也充满了无法掩饰的笑意。

 
 

补充一些营养后大脑恢复了一些运行,指挥使察觉到对面的视线,幽桐正单手托着腮,金色的眼眸中荡漾着温暖的笑意,欣赏着指挥使的食相。

 
 

指挥使确认过自己脸上没脏东西后,问道:“幽桐吃过了吗?”

 
 

“我过会儿也吃粥,还有很多,指挥使觉得不够可以继续添。”

 
 

指挥使发现幽桐似乎没有转移视线的意思,她明白了幽桐就是看着她……想出来了原因但又不太敢相信,脸本来就烫了,这下耳朵也红了些,“其实……如果你饿了的话可以现在跟我一起吃……”

 
 

“说起来感冒只要传染给别人的话就会好得很快。”

 
 

“诶?”

 
 

“要试试吗?”

 
 

指挥使很快就想到了将会发生什么,这下耳朵都红透了,“你又想抓弄我了吧?”

 
 

“哈哈,你觉得呢?”

 
 

“我再给你添一碗粥吧。”

 
 

指挥使看着幽桐隐藏不住的笑着都显露在温柔的脸上,比平日多了几分玩意,她也分不清到底是想要恶作剧还是像爱情故事里面那样……

 
 

到底为什么关系没有继续前进呢……

 
 

温和的春风把数片粉嫩的樱花花瓣吹了进来,落在窗边的饭桌上,落在二人之间,似乎连上天也在为这二人打气。

 
 

可不要浪费了这恋爱般的季节。

 
 

-------------------------------

 
 

想着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两个人

 
 

写不好,自闭了。

 

【幽女指】Serenade

幽桐x女指挥使

BGM:Franz Schubert :Standchen(Schwanengesang, D 957: no 4)

(就是幽桐最喜爱的舒伯特的小夜曲)



甜腻的氛围早已酝酿充足,在他身边时少女总会不自觉地落入他的爱意深渊。幽桐脱下黑色手套,属于专业小提琴家那略带粗糙的指尖拂过少女的脸颊,揉进耳后的发丝,不紧不慢地拉近两人的距离,他看着少女泛红着脸而望向别处,转眼看回他的时候,便失了神似的无法挪开视线。幽桐微张开嘴,浅浅地含住少女柔软的下唇,而留恋地缓慢放开。他轻轻一笑,以鼻尖蹭了蹭少女的鼻尖,用只有对方才听得到的略带沙哑地轻声说道:“你太紧张了,放松一些……记得用鼻子呼吸。”幽桐的声音像天使之歌一样安抚着少女的情绪,又如上|瘾|毒|药般刺激她的神经。

少女的脸泛得更红,她欲低头掩饰自己的失误,却被幽桐用双手捧起脸庞,以适合二人的角度,再次接触双唇。这一次,少女记住了技巧,像得到奖励一样,幽桐把舌头滑了进去,互相品尝爱人的甘甜。

幽桐的这也是初吻,所谓接吻的方法仅在书中阅览过,偶然会听到同学或朋友简单聊说,也许是遇到适合的人,他很快掌握了技巧,心想接吻也没有那么难。他稍微拉开一点距离,让青涩的少女补充氧气,随后换了角度,更紧贴地吻上去,比方才的温柔多了几分热情,灵巧的舌头滑得更深,与对方更多地交缠,尚未适应的少女不自觉地发出甜腻的声音。幽桐犹豫着是退步让少女逐渐适应还是略带欺负地更一步进攻时,他显然选择了后者。他清楚他爱的人并没有那么柔弱,她是那个引导大家拯救世界的指挥使,坚强可靠而耀眼。

幽桐右手缓缓放下,找到少女那不自然抓紧裙边的小手,触碰初时她整个身体都微微颤抖了一下。他以指尖轻抚少女的手背,很快她的手便放松开来,随后两手相叠十指交缠。幽桐满意地感受到少女呼吸变得混乱,他半睁开眼观察她的表情,是些许意料之内的眉头轻皱,他想果然有些欺负过了,便分开了双唇,此时少女想些说什么,但力气只够顺畅呼吸。幽桐也没有那么轻易放过少女,他像开始时那样,轻沾对方的唇瓣,来来回回,暗示这延绵的接吻不会过早结束。

少女心想,他每一次都能这样适可而止,让她感到波动又平和,宛如幽桐亲自编写且演奏的乐曲。她想起那一次夏日祭,在更深地了解到幽桐的时候,幽桐已更进一步地拉近二人的距离。他说着教你拉小提琴而拿出他最心爱的琴,尚且接触过音乐的少女无比清楚,一个音乐家让别人触碰他最常用的乐器是意味着什么。少女婉拒,是害怕弄坏了音乐家昂贵的乐器,更是认为自己尚未够格去触摸音乐家的灵魂。但少女最终无法拒绝他的温柔细语,她任由他从背后握住那娇小的手。当小提琴放在少女的肩上时,她闻到那逐渐散出的木质香气,是如此熟悉就像是身后之人气味。在他亲手引导少女以指尖触碰到琴弦时,感到坚韧又令人亲和,随之琴弓拉过琴弦,发出那经幽桐亲自调较仅属于他自己的独特音色,是多么让人安宁与舒服,就像她与幽桐相处时一样。少女回想起每一次相处,恍然明白很多,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向少女展示自我,这也不是首次触碰他的灵魂,而是少女始终没有去主动感受,他的热情又小心翼翼,主动又压抑自我,他始终以自己的方式表达爱意,耐心等待着少女的回应。这一次,少女终于听见他的示爱,她整个人陷入他的怀抱,耳边是他带着故意的细语。少女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她回想时似乎只记得,当时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像在说“我爱你”。

唇齿分开,少女的意识也清醒过来,她觉得方才似乎在水中接吻,在严重缺氧时才浮上水面换气。少女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沙发的柔软中,眼前是垂着金色发丝的幽桐,过近的脸几乎霸占全部视线,尽管那俊美的脸上透露着游刃有余,但少女贴在对方心口的手已感受到躁动的心跳。

幽桐梳理着少女散落的发丝,像平常那样温柔地笑着问道:“刚才在想什么?”

少女会心一笑,“在想你。”

这时,幽桐露出了发自真心的笑容,是如金色的朝阳般,温暖又带着未散的稚气。



来吧亲爱的

愿你倾听我的歌声

带来幸福爱情*



—————————————————————

*最后三句引用舒伯特小夜曲的歌词

在音乐方面是最近才入门,很多方面理解不够深入,望理解

这篇文也是我现在每次听到舒伯特小夜曲后的脑内场景(faqing是创作第一动力)

♪置顶♪


*此lof作为个人博常用,东西杂乱

可以叫我阿粉或者甜粉

995社畜,同人排版只接es和永7相关,随缘接稿有意私信

写文绘画3D多重修炼

人生目标是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

现坑:

☆永远的7日之都:幽桐、伊斯卡里奥、夜、钟家兄弟

☆es|主日服:凛月、夏目,knp,cp混乱邪恶,罗列一下大约是朔间兄弟kn年长组月组王子组甜点组红茶部五奇人(还有些别的不敢写)

荒牧庆彦

其他墙头很多但最近很少关注就不写了

随心情和资金允许偶然做下小主催,因为老是搞冷门同人所以基本自掏腰包用爱发电(土下座)

置顶不定期更新,你看到的就是最新的

佛手柑甜粉

业余排版|约稿私信
近期永7